——哈尔滨救国唤醒团抵制日本“取引所”始末822016红色记忆/enpproperty-->

唤起民众觉悟

——哈尔滨救国唤醒团抵制日本“取引所”始末

作者:韩 峰

来源:中国档案报

2021-01-18 星期一

开栏语

    100多年前,在我国最北端的黑龙江地区,革命的火花激荡。由于毗邻俄国,十月革命的炮响最先震撼这里,马骏、邓洁民等一批有识之士率先在白山黑水间宣传新思想,点燃革命星火;“哈尔滨救国唤醒团”创办的《哈尔滨晨光》报成为当地宣传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前沿阵地;东北地区第一个中国共产党组织——中共哈尔滨组正式成立,革命的火种撒播东北大地……

    “百年征程波澜壮阔,百年初心历久弥坚”。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,本报与黑龙江省档案馆合作推出《红色记忆·龙江颂》专栏,依托馆藏自1919年五四运动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的珍贵档案,讲述其背后的故事,如“哈尔滨救国唤醒团”如何唤醒民众抵制日本“取引所”?赵尚志是怎样在许公学校加入中国共产党?黑龙江的红色通道发生过哪些鲜为人知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五四运动的爆发,标志着一场新的伟大的反帝反封建斗争的开始。拥护新文化运动的有识之士开始觉醒,他们纷纷组织救亡团体,奔波于挽救民族危亡的道路上。这一时期,黑龙江地区涌现了一批宣传马克思主义的进步知识分子,马骏就是其中一员,他通过举办讲演会、撰写文章,积极宣传新思想、倡导社会主义。在他的感召下,“哈尔滨救国唤醒团”成立,率先点亮了黑龙江地区的革命星火。

先驱马骏播撒革命火种

    1895年,马骏出生于吉林省宁安县(现为黑龙江省宁安市),1915年考入天津南开学校,曾领导天津的五四爱国运动,并在运动中接受了马克思主义,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    从1920年8月至1923年8月,马骏多次从天津回到家乡宁安,并在牡丹江、哈尔滨等地开展我党的宣传工作。他曾在宁安组织学生到街头演讲,并演出《一片爱国心》等剧目,号召民众抵制日货,反对帝国主义,揭露劣绅孙彦卿与何光甲勾结日本人出卖森林资源罪行的斗争。与此同时,马骏还组织当地民众同封建礼教进行抗争,去除婚丧嫁娶中的陈规陋习。

    在哈尔滨的东华学校里,马骏的南开校友、东华学校校长邓洁民专门将校长室隔成两间给马骏使用。暂住期间,他一面执教,一面积极参加学校的讲演会、报告会,热情地介绍十月革命,宣传五四精神和反帝爱国思想。同时,马骏还结识了进步青年韩迭声(原名韩铁生)。在他的启发下,韩迭声与王精一等8人于1922年2月组建了“哈尔滨救国唤醒团”,领导哈尔滨各界群众开展反帝爱国运动。

1922年,哈尔滨救国唤醒团宣言一。

“先知者”揭露侵略者野心

    日本明治维新后,效仿西方交易所制度,建立“取引所”,以经营米谷为主。1896年后,日本“取引所”开始国际化进程。1905年,《朴茨茅斯和约》签订后,大批日本洋行在枪炮的掩护下进入中国东北,从此加紧了对该地区的商品输出和原料掠夺。为了便于融资和管理,日商在中国东北地区的企业多采取股份有限公司的形式,通过发行股票和公司债券来积聚资本并实现营业扩张。

    1918年,日本在哈尔滨设立了第一家“取引所”。当时,道外区有一家由张学良投资开办的粮食交易所,由参议员李玉山经营。日商看到粮食交易所生意兴隆,有利可图,遂也在道外区办起一所粮食交易所。随着日本侵华步伐的加快,日商决定在中国东北设立大量“取引所”。当时,他们与本省当局秘密交涉:(一)在哈埠另设交易所;(二)在哈埠另办电业公司;(三)修筑田图铁路。

    日商设立的大量“取引所”,控制了中国东北的资源、经济,严重侵犯了中国的主权与商权。由于日本帝国主义的险恶用心已昭然若揭,一位有识之士以“先知者”为名撰写了《请看某国採纵哈埠商业的野心》一文,充分揭露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野心,认为:“交易所和电业公司,本埠已经设立,他还要另设,他是为什么?田图铁路我们自己会修,他又为什么要修筑呢?这是不是小视我们国民的人格,是不是打算採纵哈埠的商业和交通机关,是不是经济亡人的法子。”文中还以大连市场为例,特别强调了商号的责任,“日人操纵金融的政策向来是用引诱的法子,一般没有定见的商号贪一时的小利,往往堕入他那术中”。这位“先知者”还呼吁,大家“对于他的要求,固然是要请愿当轴,誓不承认。但是还要持下列的那三种宗旨才行。(一)对于他的交易所,不和他交易。(二)对于他的电业和铁路的修筑,我们不给他使用。(三)对于一二两条,有不能保持的我们就认为他是公敌,他是卖国奴……”

    1922年1月27日,为抵制日本“取引所”的大规模设立,哈尔滨各团体召开公民大会,参会者有千余人。商会代理会长张松龄首先发言阐明利害,“哈埠市面现已凋敝,若此岂能再任其宰割?”“我东三省人亦必胥受其害”,“此所以今日开国民大会以冀大家设法挽回”,“我人对于众贼宜群起而逐之”。之后,他对民众进行通俗教育,并提出“再有与‘取引所’有关系者必须重惩一二,以儆其余”。

1922年,哈尔滨救国唤醒团宣言二。

终取消在哈日本“取引所”

    受“先知者”启示,哈尔滨救国唤醒团也积极加入到取消“取引所”的抗议中,充分体现了“唤起民众觉悟,共求社会改造”的宗旨。哈尔滨救国唤醒团在宣言中大声疾呼:“把持的行为就是要制我的命,侵占我电气事业,垄断我市面金融!”同时提出四条主张:一是建立电业公司,修正招股章程;二是鉴于股本总数巨大不易凑齐,应和京、津、沪、汉等处资本家联络投资;三是唤醒国人不在日本人开办的交易所进行交易;四是组织武士团,专门调查卖国商户的详细资料,“以备采取最后手段”。

    日商“鉴我舆情愤懑,有不设钱粮‘取引所’之表示,惟日货证券‘取引所’仍须保存,名为让步缩小范围,实则祸我民心”。有鉴于此,哈尔滨总商会、吉林滨江县商会等联名上书滨江道尹兼交涉员张寿增,要求取消日货证券“取引所”,以维商权。当局为平息事端,拟订了几种解决方案:一是开办中方自己的交易所,与日本人竞争;二是允许中国人入股,中日双方共同经营。由于经济和金融危机的冲击,以及中方自设交易所的壮大,日本“取引所”的营业陷入困境,财务状况恶化。1923年,“哈(尔滨)日本‘取引所’大亏,现大减薪,有主解散者”,日本在华“取引所”遂大批停业。1924年9月12日,哈尔滨的最后一家日本“取引所”宣布解散。

    革命先驱在北国边陲点燃的爱国反帝的火种,不仅打击了日本帝国主义狂妄的侵略行径,而且唤醒了民众的爱国主义情怀,为中国共产党在东北及黑龙江地区建立中共党组织奠定了基础。

    文中所示档案为黑龙江省档案馆藏

    原载于《中国档案报》2021年1月15日 总第3629期 第二版

 
 
责任编辑:张雪
 
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